windylee璇轩

月明晓夜星霄
沉渊久遥作尘
突然发现男神们都被形容为清风明月,最后都烟消云散ORZ……
剑三主号长歌七秀,最近迷上道长^^

浅谈《圣传》里阿修罗王和帝修之间

看《圣传》这套漫画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感想并非完全没有,但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但这次因为一次巧合下重新翻看,却突然对帝修这对CP,特别是对阿修罗王这个角色热血起来。

 
 相对于阿修罗王,帝释天是比较容易被理解的,即使如作者所说他并非是个好人,但他的强悍和那份纯粹的情无疑是令人激赏的,而阿修罗王呢?这个男人真的很像他所居住的城,看上去是如此的缥缈和难以捉摸。 
 
 
 个人觉得《圣传》大体整个宿命故事的走向,确实存在一定的逻辑硬伤,但华丽炫目的渲染却使整体气氛还是具有一定的感染力,而作为‘幕后BOSS’的阿修罗王,若说他是为了儿子而去自私一场,这只是错导,诚然,为人父母,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不顾生灵涂炭,这种心思虽不容于义理,却在情理上是能够明白的,但阿修罗王的情况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如果天界的未来宿命是原本就太平无恙,只因占出将来的王子是个破灭神,王为了儿子能够获得生存权,仍旧不愿意抹杀他的存在,下了决心,即使将来会因儿子的存在而生灵涂炭也要把他生下来,这样才比较符合上述只是为了儿子而愿意自私一场的立意,而在这种立意之下,王多半是不会做出‘若是最终无法阻止就替我杀了他’这种后手的(虽然因愧疚的煎熬也能促成这样的底线,但真的一切只为儿子存活的自私按情理来说个人认为是很难产生类似愧疚的)所以按我的理解是宿命的前提是天界会毁灭,而王子的出现是天界毁灭的契机而已,作为预知了未来的阿修罗王(所以说先知都是苦逼,什么都不知道才是真幸福)是既想保存天界,又希望儿子能够降生,表面看来这场灾劫是王子的存在而造成的,仿佛阿修罗王只要决定不生后继就能轻松解决(和帝释天在一起就可以避免后继的出现了,天下太平了,真这样,我也想啊),但是实际上九曜的占星也好,阿修罗王于幻力所见的未来也好,所指向的都是走向破灭的未来,新天主之雷会出现,阿修罗王会挂在他手里,然后六星聚集,遂成灭天之破。 
 
 所以,阿修罗王得知这个事实,不厌其烦地询问九曜,宿命是否能改变时,九曜告诉他的是不能,因为试图改变宿命将导致天下大乱,意思便是即使决定不生这个儿子了,天还是会变的,纵使你能够捏灭这条主线,也将会因为逆天而引发另外的滔天灾劫。

 而同样是逆天改命,阿修罗王所希望的不仅仅是天界能够存活,更加是儿子也能存活,所以他不选粗暴简单抹杀儿子存在的路线而已(身为一个情感正常的父母,根本无法做出这种选择,我自己有孩子,所以相当明白。)

 但为了保存两者,那依然是必须做出违背天命的事情,而其中所引发的‘祸乱’便是他的罪过,是他的愿望所导致的罪,毕竟他没有顺应天命。

 那他为何不选择自己活下去和帝释天一起对付破坏神呢?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一来可能由于他知道他的早逝是注定的,他希望从最小程度上去改写命运,而不是彻底的颠覆,从而减轻因逆天而成的乱序,他要是不死,那么命运的轨道肯定是会起巨大的改变的,这个改变未必指向好的方向,他不会如此天真。其二,我想这是因为从浅显的方面来看让他在未来亲自对付一手带大的孩子未免是一件残酷又困难的事情,他既然想最大限度上保住儿子,这对于他来说必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而往深处看,后来当天王不敢置信于阿修罗所说的肆意杀戮破坏是阿修罗王的本性,提起前代阿修罗王明明一直以来守护着天界时,阿修罗说这只是因为父亲身上血的封印尚未解开的缘故。

 也就是说阿修罗王内心里也是隐藏着一个破坏神的,只是被封印压抑着而已,而血的封印之所以在王子这代完全没有了制约,是否代表其父亲身上的封印也开始有了裂纹呢?阿修罗王是否也一直和内心的‘阿修罗’进行着缠斗呢?由剧情可知三百年前的天界并非真的太平,一派歌舞升平下的景象掩饰着许许多多的明争暗斗,天帝对阿修罗王这个守护神的存在事实上是不得不依仗而又深刻忌惮厌恶的,从帝释天提出与阿修罗王比试的那一场能够窥视到冰山的一角,天帝对阿修罗王的眼神和语气都称不上是善意的。

 面对这一切,阿修罗王必定是抑郁的,对于一个才智兼备,不乏理想情怀的王者来说,无疑更是痛苦的,但如果说压抑和束缚是历代阿修罗王必须承受的话,不得自由的阿修罗王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彻底的解脱,并不难理解他其中作为父亲的情怀,他想给予他儿子的是他渴望而终身不能得到的自由,这份父爱里包含着他所寄予的希望和憧憬。如果只是一味为了追求血脉的延续的话,能够用幻力看见未来碎片的王早就看到了夜叉是阿修罗唯一最重要的人了,阿修罗的无性别,和血脉的断绝是上天给予逆天的王的惩罚,也只是王的遗憾而已,王所希望的自由和解脱最终还是给予他的儿子了。

而其中血的代价,王从来都存在着罪恶感,但这来自于他违背天命的代价,是他的愿望所引发的罪,是他故意犯下的罪。他原应顺应天命,可是他没有这样做,逆天改命是罪过,会导致天界毁灭的的原由——身上的破灭之血也是罪过,他在当中备受煎熬。

 到此,回过头来说一个单单为了儿子去任性的王,帝释天能倾注出一生所有的感情全付诸于他一身吗?或许帝释天并不在意王是不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他会在乎这个的话才是笑话)但一个纯自私自利的人能有的人格魅力是有限的。

于是我觉得嘛,王虽然被誉为‘最黑的白莲花‘,但他依然是一朵非常炫目的莲花,只是所有的计算心机是王者的抉择,而不是自私阴险小人的鬼蜮伎俩,即使曾经血流成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他依然致力去改变天界毁灭的命运,也最终给了他儿子生命和他终其一生都不能得的自由。

 他的美与强是由内而外的,即使挣扎痛苦仍不会动摇,连自己的死都投入到两全局面中最有利的计算,从中,并没有存在他自己本身的任何考虑,从那温文尔雅的外表中透露出来的坚忍卓绝是无法形容的一种至上之美,或许并非人人能够明白理解,但无疑我和帝释天是同道中人,所以我完全明白帝释天的心情。

 风华绝代世难寻,令人甘愿倾倒一生。

 而至于他爱不爱帝释天,可以这样说,如果他是一个能够将爱情放在第一位的人(神),这个故事已不存在,这种状态的他也不会是帝释天会迷上的类型,光脸蛋美丽,天界(书中)一抓一大把,再美丽的人看久了也会腻味,那临终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虽然仿佛成为了束缚帝释天一生的诅咒,但无疑来自阿修罗王真实的心声,到了此时此地他已无必要再下什么套子,若帝释天不爱他,或者野心大于爱,已经登上天帝宝座的他肯定会尽力维持自己的统治,阻止灭世,就算帝释天为了稳固统治,想趁早抹杀阿修罗的存在,想必已存在的非天并不是那么简单能抹杀的,否则王怎会放心挂了呢,再者,作为一个布局者,再算无遗策的人都不可能抱有那种在自己身后仍志在必得的心态,王所能够做的只能是尽一切所能尽的,如果他对之后的结局能打百分之一百的包票,他还会忧伤纠结吗?而到了临死的这一刻,他已经为改变宿命尽力了,而实际上他对帝释天的心意应该是明白的,那么自毁的决定无疑是会对帝释天造成巨大的伤害,然而作为只能如此选择的阿修罗王来说也是无可奈何的,他承诺了帝释天让他得到自己,而这个‘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可以投入个人情感的自由身,他所能给予的也只能够是最大限度上的‘自己’——有限时间内的相拥相融,天界顶端的地位,强大无匹的力量,他对未来的寄望和托付……他确实已经将自己能够给予的限度全部给帝释天了,而且是诚心无欺的。

 时不予我四个字正是这份情感所遗憾的,与帝释天之间的一切算是阿修罗王压抑一生中唯一一次的体验到作为个体存在的情感经历,因为帝释天爱他不是由于他是人人眼中近乎完美的天界最强守护斗神阿修罗王,而是作为个体独立完整的他,这种体验作为渴求自由与释放的他不可能完全波澜不兴,在交付自己的过程中是付出也是获得,所以他会对帝释吐露出从来不会与别人分享的心声。

 所以是不是爱着他还重要吗?帝释天已经在他个人情感世界里面站在最高位置的人了。(这和对儿子阿修罗的爱是完全不一样,犹如一个人对爱人和对孩子的爱是无法拿来比较的。)所以在逝去前最后一刻,他告诉了他‘他的一切都是他的了’,而确实都是他的了。

 如果阿修罗王拥有更多的时间,或许能分辨出一个爱与不爱的论证,但一切已经在那一刻凝结成永恒了——阿修罗王永恒的遗憾,帝释天永恒的痛。

 正因为如此,感受到其中这些的我才对这对热血起来了吧。(在我心里这已经是达到官配CP的条件了,CLAMP也是这样设置的吧,那么怎么可能不爱?)

 相信帝释天心里是明白的,于是才有那一生的守候。

 我从不认为帝释会是个被玩弄情感的傻瓜,那样的帝释天,他倾尽一生的挚爱绝对是个冠绝当世,无可替代的。

而缥缈朦胧又强大耀眼的美,他的毁灭所带来的美的效果是双倍的。

所以,阿修罗王,当之无愧的天界第一美人。

 对此,我深表赞同。


PS一个题外话,小时候看到最后说阿修罗没有性别时,我很有些迷惑,想不通那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如今长大成人了,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个所谓的‘没有性别’肯定不可能是流于表面的,否则婴儿时期的阿修罗该被称作公主殿下了,可是所有接触过阿修罗的人都是一口一个王子,儿子,那么没有性别只能是指不具备繁殖能力了,所以少年状的阿修罗不会像CLAMP其他笔下的男性角色一样拥有男性体型,因为他只是一个具有男性表征的中性人。

 之所以提起这个是因为小时候真的觉得他令人惊艳,为着这样的美少年竟然不是个男人而心生遗憾,但到了今天才发现他的父王才是我垂涎的美男子类型。(泥垢)

 我要继续画美人(握拳)

评论(6)

热度(73)

  1. ┊℉loWer╭╯❀windylee璇轩 转载了此文字
  2. yaoyao1114windylee璇轩 转载了此文字
©windylee璇轩 | Powered by LOFTER